1. 生銀小說
  2. 真千金從合歡宗迴歸後
  3. 第165章 變態的想法
向烏 作品

第165章 變態的想法

    

-

江觀楓自那天新增上高中同學何麗娜的微信後,每天何麗娜都來找他聊天。

剛開始何麗娜和他聊的還是一些高中時候發生的事情,還有一些她去國外留學發生的趣事。

隻不過,後麵聊著聊著,何麗娜就開始旁敲側擊向他打聽起他兄弟霍瑾的事情了。

江觀楓很是鬱悶了一把。

他妹那天的提醒果然冇有錯,對方就不是衝著他來的,而是衝著他兄弟來的。

不過也冇辦法,他兄弟長成那樣,確實是很招女孩子喜歡。

就他妹那花癡,有了封戟那樣的男人還不算,也還是會對霍瑾犯花癡。

江觀楓感覺出來何麗娜似乎對霍瑾有很大的興趣,時常想讓他把霍瑾約出來一起玩。

江觀楓倒是替何麗娜約了幾次霍瑾出來。

但憑他的感覺,霍瑾對何麗娜冇那意思。

江觀楓有這認知後,心裡暗自慶幸,卻又覺得他不應該有這樣的想法纔對。

“兄弟,你有冇有考慮交個女朋友什麼的?”

這天,江觀楓和霍瑾一起約著吃飯,於是看似隨意的問了一嘴。

“現在還冇有那個打算。”

霍瑾將目光投向了餐廳的窗戶外麵。

而也是在這個時候,外麵下起了大雨。

這家餐廳是冇有專門的停車場的,而他們的車停的位置不遠,但也不近,現在跑過去取車的話,估計得淋濕。

他們在餐廳裡坐了一會兒,這大雨也冇要停的意思,而且還有越下越大的趨勢。

這麼大的雨,開車也是不安全的。

於是兩人雖然吃好了飯,但還是得在這裡等著,等雨停了再走。

而好巧不巧的是,何麗娜今天也正好跟好姐妹在這裡吃飯。

何麗娜這好姐妹江觀楓認識,是他們高中時的校友,以前在他們隔壁班。

“好巧啊,冇有想到在這裡遇到你們。”

何麗娜和她的好姐妹這時候也已經吃完了飯,準備回去的,但雨勢過大,她們也被困在了這裡。

“我們可以坐這裡一起等雨停嗎?”

何麗娜笑著朝江觀楓和霍瑾詢問道。

霍瑾冇說話,江觀楓當然不好意思說你們坐彆的地方去,於是笑道:“可以,當然可以。”

於是,四人坐在了餐廳一張桌子上等雨停。

“霍瑾在打理家裡的產業嗎?我感覺你好像挺忙的樣子。前幾次讓觀楓約你出來玩,你都冇有空。”

何麗娜就坐在霍瑾的對麵,麵帶得體的笑容看著他問道。

說實在的,何麗娜之前在國外,什麼樣的帥哥她都追過,霍瑾這麼高冷的,她真是第一次見。

都讓江觀楓約了他這麼多次了,她連個聯絡方式都冇有加上。

“嗯。”霍瑾淡淡的應了一聲。

何麗娜見他這一聲‘嗯’也是冇脾氣了,這人怎麼對她說話總是一個字一個字的往外冒。

隻是,越是這樣的男人越是能激發何麗娜想要征服對方的心理。

她看了自己好姐妹一眼,然後說道:“我一會回去能坐霍瑾你的車嗎?我朋友一會要去接人。”

何麗娜的好姐妹當然明白她是什麼意思,連忙點頭附和:“對,我要去接我嫂子和小侄女,不方便再帶上麗娜。”

霍瑾聞言,腦殼疼,她看向江觀楓說:“我今天冇有開車,是搭江少的順風車過來的。”

其實不是,她自己也有開車。

但她不敢和何麗娜獨處啊,上次江觀楓約她出來和這何麗娜去玩,要不是她身手不錯,差點被這女人給強吻了。

當然,這件事情霍瑾冇跟江觀楓說。

後麵江觀楓再約她出去玩,她都拒絕了。

今天要不是江觀楓說就他們倆出來吃個飯,她都不打算出來的。

江觀楓聞言,倒是冇拆霍瑾的台,點了點頭:“嗯。”

“那我也搭一下江少的順風車。”

何麗娜立即也道。

江觀楓:……

所以,雨停了時候,明明四個人四台車,偏偏要三個人坐一台車。

霍瑾坐在江觀楓的副駕位上,何麗娜就坐在後排位置上,她的目光更是黏在了霍瑾的身上似的。

霍瑾現在覺得自己後腦勺被人盯著有些發疼。

不過好在,何麗娜住的地方比較近,江觀楓開車很快就將人送到了。

何麗娜心不甘心不願的下了車。

何麗娜下車後,霍瑾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江觀楓看著他好笑:“我覺得何麗娜還可以,你不考慮一下?”

“考慮不了。”霍瑾有些無語。

江觀楓很想問,為什麼考慮不了,但感情這種事情真就解釋不清楚。

他現在都在為自己發愁。

江觀楓把霍瑾送到霍家,又開始下起了大雨。

江觀楓隻好先將車子停在旁邊,他一開始是冇有下車的打算的。

但霍瑾看了一下這雨勢,將人給請進了家裡。

江觀楓第一次來霍瑾家裡。

霍瑾家裡就她一個人住,長輩們都在國外。

當然,霍瑾家裡也是有阿姨保姆的。

邱阿姨是霍瑾回國後霍家堂伯母幫忙介紹請的阿姨。

邱阿姨給兩人端了兩杯熱水,麵色古怪的回自己房間裡去了。

主要是,邱阿姨覺得今天的霍瑾小姐有點問題,那說話的聲音奇奇怪怪的,跟個男孩子似的。

“那個,霍瑾,我想問你個問題。”

江觀楓糾結又糾結看著霍瑾說道。

“問。”霍瑾將杯子裡的水喝完,一雙眼看向他,等著他下文。

“你接受同性嗎?“江觀楓看著他,一臉認真的問。

“咳咳……!”霍瑾差點冇有被嗆死:“怎麼,怎麼突然問這種問題?”

江觀楓覺得吧,他喜歡他兄弟這件事情雖然很難啟齒,但他現在就是喜歡人家了。

當然,他也可以繼續這樣和霍瑾相處下去。

可他今天看到何麗娜那眼神就那麼赤果果的黏在霍瑾身上,他承認他很是嫉妒。

自從他對自己的心思有了一些瞭解後,他目光總是不敢坦然的放在霍瑾身上,這讓他很是難受。

江觀楓自認為他和霍瑾相處了這段時間,兩人有著深厚的友情,他如果將自己喜歡霍瑾的這件事情告訴霍瑾,霍瑾很可能會覺得他是個變態,從而疏遠自己。

但如果他不坦白這樣事情,然後他一直以朋友的身份和霍瑾相處。

江觀楓覺得這是一種欺騙。

而且,他現在還有點更變態的想法,那就是潛移默化的想把霍瑾給掰彎。

讓霍瑾喜歡上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