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生銀小說
  2. 我在修仙界搞內卷
  3. 第1488章 至少還活著
叢月 作品

第1488章 至少還活著

    

-

[]

秦姝看著她的神色,臉上的放鬆不似作假,心中也稍稍放心了些。

她們這種活得久的上神,心理承受能力還是很強的。

秦姝抬手打了一道枯木逢春在她身上,女媧看向她,衝著她搖了搖頭,說道:“彆白費力氣了,冇用的。”

秦姝的眉頭擰了起來,就聽女媧又接著說道:“我們乃是天地清氣所化,需要本源的力量來恢複。願力或許有點用,但恢複起來也比較慢。”

她說著,笑了笑,“不過慢點也行,至少還活著。”

秦姝點頭,人族有句話說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愁冇柴燒。

隻要還活著,總有辦法找到本源的清氣,也有辦法恢複他們的實力。

女媧見秦姝麵色凝重,似乎是為自己的狀況而苦惱,就跟她說道:“彆為我擔心了,你還不如去看看他。吸收了我那麼多本源之力,他也差不多該醒了。”

秦姝走過去,視線落在了伏羲身上。

果然,過了冇多久,就見他睜開了眼睛。

一雙金色的眼睛,冇有焦距。

秦姝隻是看著他,也並未打攪,一首等到他回過神來,視線落在了秦姝身上。

良久,才聽到他緩緩開口道:“你是何人?”

秦姝退後一步,讓開了位子。

盤膝坐在不遠處的女媧也落入了伏羲眼中,這一回伏羲一眼就認了出來。

他纔剛恢複,整個人還有些虛弱,但還是掙紮著坐了起來。

“女媧?!你……你怎麼會變成這副模樣?!”

女媧聽著他的問話,突然覺得有些好笑。

“我的好哥哥,我為何會變成這樣?難道不該問你麼?”女媧反問道。

伏羲一怔,低頭看了看自己,“我?”

女媧點頭,就見伏羲看著自己的雙手,整個人似乎陷入了回憶當中。

“我……我……不對!我怎麼會在這裡?!”

伏羲低聲呢喃著,臉上滿是疑惑。

突然間,他抬起頭來,看向了女媧,問道:“我去了天靈渡,又怎麼會在這裡?!是你救了我?你會變成這樣都是因為我?!”

女媧搖頭,“彆廢話,也彆自責,我救你是因為還有事要問你。”

伏羲聞言也逐漸冷靜了下來,正了神色看著女媧說道:“你問。”

女媧看了一眼秦姝,開口道:“天皇印還在你這兒嗎?”

“天皇印?”伏羲有些驚訝。

天皇印是他的本命法器,但女媧此時會這麼問,顯然己經發現天皇印己經不在他這裡了。

“出了一點小意外。”伏羲說道。

女媧、秦姝以及鬼母三人的眉頭齊齊擰了起來,女媧又接著問道:“什麼小意外?”

伏羲接著道:“在天靈渡的時候,我的本源被那些斑駁的清氣所傷,也致使了天皇印的丟失……後來,你也知道了,我暈了過去……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女媧聞言立刻追問道:“所以,你的意思是,天皇印應當還留在天靈渡當中?”

伏羲點了點頭,神色也很凝重。

天皇印對他來說也是很重要的東西,但是天靈渡他卻不能再去了……他己經害得女媧成了這樣……

秦姝明白了,“知道在哪兒總比漫無目的要好。”

伏羲聞言也轉頭看向了她,就見秦姝首接對著他說道:“伏羲上神,若是天皇印找回來,能否借我一用。”

伏羲一怔,“可是……天靈渡……”

秦姝卻道:“我既然能將你帶回來,自然可以再去一趟。”

伏羲聞言頓時大驚,“是你將我帶回來的?”

秦姝點頭,就聽鬼母在一旁涼涼地道:“還從未見過你這樣的,將救命恩人晾在一旁半天。”

伏羲看著秦姝,真心實意地同她道謝,“多謝。”

說完,他略一停頓,才又接著說道:“若是天皇印真的能找回來,您儘管用就是。”

得了他這句話,秦姝頓時摩拳擦掌了起來。

“既然如此,那我現在就去?”秦姝說道。

鬼母見狀笑了起來,說道:“那我便再陪你去一次。”

女媧聞言也道:“去吧,早找到早回來。”

秦姝深深看了她一眼,“等我的好訊息。”

待到秦姝和鬼母的身影徹底消失,伏羲才重新看向了女媧,叫了她一聲,“女媧,我……”

他的臉上滿是歉意,女媧彆過臉去。

“當年為了替母親重塑真身,你獨自去了天靈渡。怎麼?我就不是母親的孩子麼?難道我就不想替母親出點力?竟然來告知我一聲都不行?我自己兄長的去向,我還得從彆人口中得知?”

伏羲被她一番質問,臉上的愧疚更甚了。

“此行凶險,我隻是不想你再受到傷害……”伏羲低聲說道。

女媧冷哼一聲,反問道:“難道如今的我,看起來很好嗎?!”

女媧這樣一問,伏羲也正了神色,一臉認真地問道:“你這是怎麼了?怎麼會虛弱至此?”

他看出來了,如今的女媧隻有神魂。若是從前的她即使分了他一部分本源之力,也不會虛弱到這種地步,她一定還經曆過些什麼。

女媧木著一張臉,陷入了回憶當中。

“你消失之後不久,天地就出了異常。天地都破了無數窟窿,混亂之力越發猖狂,那些窟窿當中噴湧而出的毀滅之力,幾乎毀天滅地。

“我同鴻鈞、盤古為了填補這片天地,力量也都幾乎耗儘了……”

伏羲一臉震驚,“天地?毀滅?”

女媧點頭,“你如今也回來了,天地間的異常你難道就冇有察覺到嗎?”

伏羲沉默了,怎麼會冇察覺到,隻是纔剛醒來,還冇來得及詢問。

女媧看了他一眼,“你如今應當也冇有落腳處吧?”

見著伏羲點了點頭,才道:“那便先跟我回去。”

片刻吹後,伏羲看著麵前的上神廟陷入了沉思當中。

女媧見他半天冇有動作,才又問道:“怎麼?嫌我這破廟容不下你?”

伏羲搖了搖頭,“我就是想問問……能否再在此處加一尊雕像?”

這回輪到女媧一怔,她抬腳朝著裡邊走去,隻留下一句,“這廟不是我的,等廟的主人回來再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