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生銀小說
  2. 萌學園之唯你星動
  3. 第96章 時空戰役9
祁小易哦 作品

第96章 時空戰役9

    

-

接下來的十幾天裡,蘇然每天除了例行的參加早朝之外,基本上就是往秦可卿那邊跑。

一來二去,不僅跟秦可卿的弟弟秦鐘混得愈發熟絡了,就連門口看門的見到蘇然過來,也知道不用再去府裡稟報了。

秦鐘由於喜歡聽邊疆打仗的事情,所以,當蘇然給他多講了些戰場的故事後,他現在儼然成了蘇然的迷弟。

而蘇然跟秦可卿,原本在西南平叛的時候就已經定下了終身,加上這些日子的相處,兩個人之間的感情愈發變得如膠似漆,如糖似蜜。

不過,在整個秦家,卻有一個人為這事犯了愁,那就是秦可卿的父親,秦業。

此刻的他,正在自己的房間裡走來走去,時而皺一皺眉頭,時而重重歎息一聲。

蘇然這些日子幾乎每天都過來,秦業身為過來人,自然知道是這裡麵是怎麼回事。

照理說,蘇然跟女兒可卿算得上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設的一對。

如果兩個人能夠在一起,那絕對是一件大好事。

甚至,如今已經官居二品的蘇然,將來對秦鐘肯定會有很大的幫助。

不過,秦業的心裡一直有個顧慮,那就是如果女兒嫁過去,在蘇府會是怎樣的一個身份。

蘇然已經有了正妻,而且還是皇上親自賜婚的,對方又出身名門望族,這一點秦業比誰都清楚。

這種情況下,如果女兒嫁給蘇然,那麼隻能做個姨娘。

那樣的話,雖說也不錯了,畢竟嫁給瞭如此一位勢頭正勁的青年才俊。

但是,秦業的這心裡總有些不甘心。

另外還有一點,那就是女兒可卿到底知不知道蘇然有家室的事情。

如果哪一天她知道了,她又會怎麼看?

偏偏關於這些,秦業又不好直接去問,所以這心裡才一直有些糾結。

而此時的蘇然,正陪在秦可卿的床邊。

現在的秦可卿,跟十幾天前那個奄奄一息的她,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眼前的秦可卿,不僅臉色紅潤,氣息平穩,而且看起來神采奕奕。

不時的,她還逗弄一下蘇然,然後一本正經的看著他明知道被耍,但又不好發作的樣子。

對於這些,蘇然自是知道怎麼回事,但麵對這樣一個單純得讓人心疼的女子,他也隻好一笑了之。

雖說每天有人陪著聊天解悶,但在床上躺的時間太久了,總會感覺有些不舒服。

秦可卿看著眼前被自己捉弄了的蘇然,眨了眨明亮的眼睛道:“我都躺了這麼久了,什麼時候能下床呀?”

蘇然聞言,笑了笑道:“在床上躺著不是挺好的嗎?每天有人送吃的,有人陪聊天,哪裡酸了還有人幫著揉,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那也不能總躺在床上呀?”秦可卿扯著蘇然的胳膊柔聲撒嬌道,“我不管,我要下來。”

蘇然見狀,心道她應該也恢複得差不多了,於是就點了點頭:“你如果想下來走走,那我扶你,但你剛開始步子一定要小一點,慢一點,要不然我怕你一下子不適應會頭暈。”

“知道了,一個大男人怎麼婆婆媽媽的?”秦可卿聞言,嬌嗔的看了蘇然一眼道。

蘇然聽她這麼說,隻好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即從身後托著她的腰,將她從床上扶著坐了起來。

然而,秦可卿剛剛坐直身子,就抬手捂住了額頭:“還真有點暈。”

蘇然見狀,立馬出言打趣她道:“彆說你了,就算讓我躺這麼久也會暈。”

“那你還讓我躺!”秦可卿撅起嘴巴看著蘇然道,“我看就是你故意的。”

“誰讓你身子虛呢?那些郎中不都說讓你多靜養些時日嗎?這可跟我冇一點兒關係。”蘇然感覺自己很無辜。

秦可卿聞言,“哼”了一聲,很明顯有些不服氣。

二人又拌了一會兒嘴,蘇然總算是將她扶下了床,來到了房間外麵。

剛開始的時候,秦可卿走路的時候還有些搖搖晃晃的,但慢慢的,也就適應了。

等被攙扶著走了差不多五六分鐘,秦可卿總算學會了一兩歲娃娃的基本技能,自己走路。

此時剛好是正午,天空中的日頭很好,溫暖的陽光曬在身上,讓人感覺很舒服。

站在院子裡的秦可卿,沐浴著溫暖的陽光,吹著和煦的春風,陶醉的閉上了眼睛。

那一刻,素麵朝天的她簡直美得如同謫落凡塵的神女。

縱然春日裡群芳競豔,也不及這刹那芳華。

一時間,蘇然似乎忘記了要去呼吸,眼睛裡隻有眼前的這一個人。

意識到被偷看的秦可卿,扭過頭看著蘇然:“看什麼看?又不是冇見過?”

蘇然聞言,這才意識到自己剛剛失神了。

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他笑了笑道:“見是見過,隻是永遠看不夠而已,我真想剛剛的那一刻能夠永遠停駐,那樣就能一直陪在你身邊了。”

秦可卿哪裡聽過這麼肉麻的情話,一時間被蘇然搞得羞紅了臉。

蘇然見狀,上前握住她的手道:“嫁給我吧,我明日就備上禮物過來提親。”

“這……這是不是快了一點兒?”秦可卿一聽這話,心裡頓時緊張得如小鹿亂撞,原本就有些紅了的臉複又染上了一層緋霜。

蘇然見狀,知道她這是害羞,於是便故意道:“既然你覺得這樣太快了,那就再等等吧,等哪天我再想起來,然後再來提親。”

秦可卿聽蘇然這麼一說,哪裡還不知道對方在故意逗弄自己。

“好啊,那就等著吧,嫁不嫁你那還得看本姑孃的心情呢,萬一你來的那天本姑娘心情不好,或許我就不嫁了呢!”

這番話一出口,蘇然的心裡頓時被牽得如入雲端。

為了避免夜長夢多,他的心裡當即就拿定了主意,一會兒就回去準備,明日一早就過秦府來提親。

從這一刻起,在這箇中午,兩個人之間再也冇有說一句話。

不過,從彼此看對方的眼神裡,二人都知道了接下來將會發生什麼。

靜靜的欣賞著這美好的春日,蘇然忽的覺得自己的人生真的好完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