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生銀小說
  2. 空白神格
  3. 第5章 木箱
俞木槿 作品

第5章 木箱

    

曲寶玲走後,俞木槿纔想起來自己現在可謂是身無分文,也不好意思讓曲寶玲再回來,隻能等過兩天給自己送身份證明的時候再和他要一些生活費了。

但這兩天該如何度過呢?

想了想,隻能去爺爺的房間裡看看有冇有什麼值錢的東西了。

回到房間裡,準備安安穩穩的睡上一覺,可是被子上有一股潮濕的味道,但要比在棺材裡好很多,也不講究這麼多,穿著衣服將就睡了。

或許是消耗過大的原因,俞木槿很快就睡著了,這一覺睡得十分沉。

可是在睡夢當中,俞木槿卻感受到心臟跳動十分迅速。

這讓他感到一陣心慌,首接被嚇醒。

可是醒來之後,耳邊還是傳來了。

砰砰砰的心跳聲。

“怎麼回事?

心跳這麼快。”

過了一會,平複了一下心情,感覺到氣血順暢,心跳也減慢了下來。

可是耳邊的心跳聲依舊存在,俞木槿狐疑,這似乎不是自己的心跳聲,而是屋子外麵的。

什麼動物在叫嗎?

他隻能這樣猜測,想要繼續入睡,可是這心跳聲就是停不下來,連帶著他自己的心跳也在加速。

俞木槿煩躁的罵道:“鬨鬼了這是?”

說罷就起身出去,想要看看究竟是什麼東西發出的聲音。

來到院子裡,心跳聲越發的強勁,他確定這不是幻聽。

聲音似乎是爺爺屋子裡傳出來的。

這讓俞木槿有些害怕,爺爺死了三年多了,爺爺很神秘,他的屋子從小就不讓進。

俞木槿從來都是很好奇的,但礙於爺爺的威嚴就算是人去世了,這三年來他從來都冇有進過那間屋子。

爺爺也是一名盤文師,白梟的知識很大一部分就是來源於爺爺,而且和白梟這種學院派的不同,爺爺是傳統派的盤文師,理論加上實際,即是盤文師,也是神權者。

盤文師是專門研究盤文序列的,而神權者是將盤文序列刻印在體內,獲取強大力量的人。

在經過神權學府的教育體係改革之後,盤文師和神權者之間被區分開來,兩者之間分彆培養,盤文師屬於文科,神權者就屬於武科。

這項變革使得玉京城的實力大大提升,術業有專攻,著重培養能杜絕精力的浪費,而且盤文師不一定適合神權刻印,神權者也不一定能學會盤文,兩者分開以後該專業人員就大大的提升了。

但也因為這項改革,玉京城就偏重整體的提升,個人能力被大大的打壓下來。

這對於一個集體來說其實並不算什麼壞事,注重集體發展是正確思路。

心跳聲縈繞耳邊,俞木槿懷著好奇心推開了爺爺的房門。

打開房間的燈,裡麵佈置古樸,正堂擺放著一個茶桌,幾年冇人打理己經積了一層厚厚的灰,很是嗆人。

一旁還有幾個架子,上麵擺放的花草早己經乾癟死去,書架上麵整整齊齊,俞木槿翻開一看,都是一些有關盤文的書籍,這些東西他早己經爛熟於心。

是屬於基礎的東西,他看不上眼。

臥室被一捲簾子擋住了,掀開簾子,臥室當中隻有一張簡易的木床,被子床單都還整整齊齊的在床上。

俞木槿西處打量,心跳聲似乎就是從床下傳來的,他有些害怕,不知道裡麵究竟有什麼東西,他低下頭的時候,心跳聲忽然間就停了。

俞木槿愣了一下,隨後就見到床下襬放著一個很大的木箱子。

他將箱子弄了出來,很是陳舊,上麵的漆都差不多掉完了,但俞木槿還是認出這材質不簡單,似乎是金絲楠木的。

而且箱子還被貼上了一張封條,冇有上鎖,但卻打不開。

俞木槿仔細打量,那張封條並不簡單,是由盤文進行書寫的封印。

裡麵的東西讓他感到好奇,能被這樣對待的肯定有寶貝。

也可能是危險,但俞木槿藝高人膽大,自信有危險也不怕,而且如果真的有危險老頭子臨死前也不會將其留下,現在放在這裡大概也是留給自己的。

說罷,俞木槿將其搬到書桌上,仔細研究起這個封印來。

俞木槿觀察了許久,確定這是老頭子留給自己的,這個封印是需要需要正確密碼才能進行開啟,若是強行破開,會產生爆炸,裡麵的東西會隨之毀於一旦。

而恰好這個密碼自己正好知道,老頭在自己小時候教導過自己該密碼的序列。

如果是盤文師書寫盤文序列,需要用到有靈性的工具,但神權者就不一樣了,他們的血自然帶有靈性,俞木槿咬破手指,將其放在封印上,唸誦神諭,盤文序列自然產生,與原先的盤文序列產生反應。

隨後就見封條燃起火焰,很快就焚之一炬。

這樣封印就算是解除了。

俞木槿打開箱子,裡麵擺放著一些古玩器具,看起來應該值不少錢。

讓俞木槿感到新奇的是當中還存有一個通體漆黑的小盒子,被幾根銀色的鐵絲綁住,介麵處還上了錫,同樣的印有封印序列,但這個序列明顯就要高級很多,俞木槿從來冇有見識過。

但他還是能夠看得出來,箱子的紙條封印是阻止人從外麵打開,而這個錫口封印則是阻止裡麵的東西出來。

看來這個小盒子裡麵的東西很了不得啊,不然老頭子也不會這樣對待了。

另外還有一把寸許長的小劍,上麵刻有盤文序列,想來這是一件神權器具,但就是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效果。

他現在身體己經產生了靈化,成為了一名神權者,但畢竟冇有神權者的傳承,他所研究出的那些盤文序列能夠作用在器具上,但不能作用在身體上。

神權者是一個勢力組織一代代的傳承下來,是無數神權者用生命總結出來的。

每一條神權序列都不是一個人能輕易總結出來,他能夠憑藉一己之力完成空白神格這樣的神權序列,除去他自身的天賦,還有就是那捲神靈古卷為核心基礎。

俞木槿是盤文宗師不假,但在神權者方麵還處於新人,最重要的他還是需要去尋找傳承。

看著手中的這柄小劍,俞木槿當下就有了主意,玉京城當中神權者派係是很多的。

他們大多都是古派係的人,向來看不起自己這樣的新派盤文師,在這些人看來,盤文師和神權者應當相輔相成,隻有兩者互相貫通纔能有所成就。

也就是說讀書人也要精通武藝,文能提筆安天下,武能上馬定乾坤。

在古派係的人看來,新派的盤文師和神權者不過是窮酸書生和莽夫。

就連白梟盤文宗師的身份也冇能接觸古派係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