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川巫女 作品

第147章 姐夫?

    

-

就上次去買紙寫傳單的那個鋪子還記得不?

那個穿著白色衣服,囂張跋扈仗勢欺人的劉彥文,她可是用言語將他打擊的落荒而逃的那個。

總感覺這件事情和那小子脫不了關係。

明天去鎮上讓楚餘幫她打聽打聽,他狐朋狗友多,麵子應該挺廣的。

至於現在······

隨他們鬨騰去吧,人家孩子自己樂意的,就這性子讓她吃吃苦頭也好,不然總覺得她們這個自私自利的奶,是全世界最好的人呢!

她現在還要去看著她家晏哥呢!

就吳能那個不靠譜的太醫,總覺得不放心。

嘿喲,忘記了一件事情,她小姑那天不就是想讓吳太醫給她治臉嘛!

就吳能那狗改不了吃屎的性子,她得讓她小姑來分散分散吳能的注意力,如此她家晏哥定是更安全一些。

瞧瞧她這腦袋瓜子怎麼長的,就是聰明,也難怪能在十年間拚出一套房。

後麵李楊氏這裡發生的事情李蓁蓁不知道了,就是在幾位大娘嬸子麵前說了京都裡的那位吳太醫要給她家晏哥治腿的事情。

而她回去的時候,吳能吳大人已經到了。

揹著一個藥箱,看起來比上次靠譜了那麼一點點。

秦晏的腿,吳能上次是檢查過了的,這次來他已經想好怎麼糊弄秦小將軍了。

太醫院帶出來的黑虎跌打膏,在淤青的地方抹抹,金瘡藥灑在傷口上止血止痛消炎,再來點湯藥輔助,反正治外不治內,秦小將軍的腿肯定是站不起來的就行。

既辦成了寧世子交代的事情,又賣了秦小將軍一個麵子,他真是太醫院最懂事的太醫,合該他升職。

就這?李蓁蓁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心中不禁疑惑道,如果不是因為她瞭解晏哥腿部的真實狀況,恐怕會天真地認為,僅僅通過這塗抹幾下,晏哥的雙腿就能恢複如初。

儘管內心對吳能的醫術有所質疑和不屑,但李蓁蓁表麵上仍然表現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樣。她笑容滿麵地說道:“吳大人,您真是位心地善良、樂於助人的大好人啊!民婦在此替我家夫君向您表示衷心的感謝!”

吳能聽後,臉上浮現出一絲得意之色,他擺了擺手,滿不在乎地迴應道:“唉!不必如此見外,二妹妹。我們本就是一家人嘛,無需說兩家話。從今往後,本官便是你的姐夫了。而秦小將軍則是本官的妹婿,為他治療雙腿乃是理所當然之事。你姐姐一直擔憂著你們的生活是否幸福美滿,本官自然也要關心一番。況且,妹婿家人也給予了本官一百兩銀子作為診金,本官自然會全力以赴,儘職儘責。”

啥玩意兒就一百兩了?啥玩意兒就姐夫了?”

李蓁蓁滿臉都是震驚之色,隻覺得自己的眼珠子都要掉到地上去了。

上次吳能來的時候,她也在場,自然看得出來這個男人對大姐圖謀不軌。但那時候她還以為大姐一心撲在跟她搶男人的事上呢,冇想到這才過了多久,竟然已經發展到談婚論嫁的地步了。而且看這架勢,兩人似乎已經情投意合、非卿不可了?

這到底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怎麼一點風聲都冇聽到?

還有,這吳大人看著也有四十多歲了吧,年紀跟她大伯差不多大,地中海似的老男人,前麵都要禿了,長得賊眉鼠眼,到底是怎麼將她大姐拿下的?

等等,剛纔吳能還說啥來著?

一百兩銀子?

李蓁蓁眉頭一皺,下意識看向站在一旁的二哥,眼中滿是疑惑。畢竟這人是二哥請來的,一百兩的銀子二哥肯定是知道怎麼回事的。

她可是清清楚楚的記得她要買鋪子婆母都拿不出來銀錢,現在是怎麼突然一下子就拿出了一百兩銀子?難不成是把大嫂這陣子掙的錢全部拿出來了?

靠,不是吧,大嫂累死累活的銀錢就給這麼一個不靠譜的吳能了?

雖然他將晏哥身邊的野花帶走了,但還是越看他越不順眼。

等人走了,她在問問婆母什麼情況。不過她小姑怎麼回事?不是要治臉嗎?這麼大一個‘神醫’都來李家村了,她居然還冇出現,都冇替她家晏哥擋一點點災。

“二侄女,姑姑來看你來了!”

嘿呦,這是想著誰,誰就來了呢!

李鳳這幾日因為臉上受傷,不敢出門,一直在家等待著她娘將京城裡來的那位太醫請來,為她診治臉部的傷口。然而,她娘卻一直未能請來太醫,讓她感到非常失望和生氣。

正當此時,她聽到門外傳來幾位嬸嬸的談話聲,得知京城來的太醫正在為她的二侄女婿治療腿部傷勢。

吆!這機會不就來了嘛!

於是,她迅速穿上前些日子二嫂為她製作的粉色裙子,並精心梳理了一個自認為十分漂亮的牡丹頭,頭上還插上了一朵嬌豔欲滴的粉色牡丹花。她冇有忘記配上各種珍貴的髮飾,然後用一條同色的粉色麵紗遮住了臉龐。

她站在鏡子前,輕盈地旋轉著身體,仔細欣賞著自己的裝扮。她對自己的美麗充滿了自信,似乎已經預見到了接下來的美好場景。

而這會,她人已經來到老秦家的院子外,她叫著自己的侄女,她來看自己的侄女婿,堅決不是為了京都裡的貴人來的。

宛若少女的聲音,這讓吳能收拾藥箱的手微微一頓,他對女人的聲音實在是太敏感了,下意識的酥酥麻麻。

但他得強裝鎮定,都是做姑姑的人了,那外麵的女人怕是已經嫁人了。

算了,他現在有了他的小寶貝就不招惹彆的女人了,省得他家小寶貝吃醋,不和他回京都就得不償失了。

但,但,但·······

此時的李鳳因為秦晏的屋子並冇關門,已經走了進來了。

吳能一看,那眼睛可以用直勾勾來形容了。

身姿曼妙,輕紗下的臉若隱若現,這給吳能看的那叫一個迷糊。

這哪裡是什麼人婦啊,分明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滿身花香,讓他如癡如醉。

“二侄女,姑姑來的是不是不是時候?”李鳳說著話,臉上卻是帶著笑,眼睛還往房間裡瞟去,“本想著來看看侄女婿的,卻不想你這裡竟是有客人,那小姑先回去了,晚點再來!”

她說話的時候,聲音嬌柔婉轉,彷彿真的隻是來看望一下侄女婿一般。

嘖嘖嘖······

這個招惹不自知這招,李鳳當真是用的惟妙惟肖,要不是李蓁蓁知道她這個小姑的為人,她都要信了。

嗬嗬,不得不說,‘看侄女婿’這理由用的好啊,就像當初她的大姐一樣,也是打著這樣的旗號,結果卻把主意打到了她家晏哥身上。現在她的大姐又快要出嫁了,而她這個小姑,也同樣打起了大姐夫婿的主意。

這關係賊他媽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