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生銀小說
  2. 都市風流醫仙
  3. 第189章 率軍討伐秦羽!
連連紅火 作品

第189章 率軍討伐秦羽!

    

-

戰神稱號,不是隨隨便便來的。

戰神必須是將星,但自然不是每一個將星都是戰神。

這裡麵有嚴格的評級標準。

所謂戰神稱號除了統領千軍萬馬,立下彪炳戰功之外,本身也要是武者,至少內勁武者。

齊金峰雖然退役,但是因為曾經立下彪炳戰功本身又是準宗師,軍部特許他隻是從職位上退下來,保留軍籍和部分兵權,當然還有二星戰神稱號!

齊金峰看著跪在下麵哭訴的女兒,臉色剛毅又有掩飾不住的悲傷,顯然接到了外孫的死訊,也讓他這個老人傷心不已。

「夠了!」

「你還有臉哭!」他怒斥自己的女兒。

「我曾經和你說過多少次,嫁入胡家之後持身以正,明辨是非,不要陷入官場漩渦,切記慈母多敗兒,慣子如殺子!而你是怎麼做的?」

「教子無方不說了,還摻和胡家那些破事!」齊金峰氣憤地說道。

「你知道胡家乾了什麼嗎?通敵賣國,進行非法基因改造實驗,並且將數據賣給小鬼子,罪大惡極,在古代這是滿門抄斬的罪!」

「爸!這些都不是真的,這是汙衊!我在胡家這麼多年,根本冇聽說過什麼基因實驗,什麼通敵賣國!」艷麗婦人哭訴道。

「胡家乾這些事,能讓你一個外姓婦人知道嗎?」齊金峰冷笑道。

「爸,此事確實存疑。」這時候,他的大兒子齊東辰說道。

「胡家在省城已經是豪門大戶,不說富可敵國也差不了多少,乾嘛要通敵賣國,搞基因改造實驗,他們圖什麼?而且最關鍵的是,之前為何一點苗頭冇有,突然一夜之間這麼大一頂帽子扣下來,被抄家,這裡麵一定有什麼不尋常的地方。」

「東辰,你是說……」齊金峰雙眼一眯。

「胡家和趙副省首過往甚密,而趙副省首和廖書記一向不對路,可謂是鬥得你死我活,這一次趙副省首都被拿下了,胡家自然也難以倖免。」齊東辰說道。

齊金峰默然不語,其實他也有所懷疑。

胡家那些罪名讓他都感覺到匪夷所思。

最大的可能是牽扯到了高級別的官場鬥爭。

官場鬥爭你死我活,如果要徹底將一個省級大佬扳倒自然是罪名越駭人聽聞越好。

而失敗一方的追隨者自然也是下場極慘,古往今來莫不如此。

「這方麵我們幫不了胡家,也不能幫。」齊金峰說道。

「可是爹,你外孫就這麼死了,死在胡家門口,死得那麼慘我可憐的權兒啊,他渾身上下都是傷,活活被人捅死的!」艷麗婦人哭訴道。

「他不是因為犯法,純粹是因為私仇被人害死,就這麼白死了嗎?您可是二星戰神,您的外孫就這麼被人活活打死,您就這麼看著不為他報仇?我們齊家難道就是任人拿捏的窩囊廢嗎!」

「三妹,慎言!」齊辰東有些擔心地看了一眼齊金峰。

「你說什麼?小權是因為私仇被人害死?」齊金峰身子一動,駭人的肅殺氣勢散發出來。

「爹,根據張家的張玉盛所說,小權是因為在慈善拍賣會上和人起了衝突之後,當晚就被害死了!」齊東辰說道。

「什麼?」

「馬上把張玉盛請來,瞭解清楚。」齊金峰說道。

如果外孫是因為犯法拒捕而死,他無話可說,可是如果是被人害死,那他一定要為外孫報仇!

不一會兒,張家的張玉盛就被請來了。

「見過齊戰神。」張玉盛恭敬地行禮道。

「張公子是吧,請告訴老夫,老夫的外孫到底怎麼死的?」齊金峰問道。

𝖘𝖙𝖔.𝖈𝖔𝖒

「回齊戰神的話,胡少是因為在拍賣會上,被下套和一個叫做秦羽的人起了衝突之後,當晚就被害死了。」張玉盛將拍賣會上的發生的事情,顛倒黑白並添油加醋地說了一遍。

「這個秦羽是張氏集團的人,廖德業前不久剛剛親自率眾參加張氏集團小培元丸的推介會。」一旁的齊東辰說道。

「原來如此!」齊金峰勃然大怒。

「廖德業啊廖德業,我齊家一直與你井水不犯河水,冇想到你居然拿我的外孫開刀!」

齊金峰閱歷豐富,一眼看出這其實就是廖德業和趙副省首之間的爭鬥,廖德業的人拿胡英權和胡家開刀!

「廖德業啊廖德業,你官場爭鬥我管不著,可是你千不該萬不該,拿我的外孫開刀!」

「我是拿你廖德業冇辦法,可是你的人,這個殺害小權的凶手別想活!」齊金峰一下子站起來。

「來啊,給老夫換上軍裝!」

他穿上那一生珍愛的二階將星軍裝,挎上二星佩劍,彷彿一生的榮光再次聚集而來!

「警備團出動!」

「隨我立刻把殺人凶手捉拿歸案,誰敢阻攔立刻擊斃!」戰神的怒火徹底爆發了!

我齊金峰才退役冇多久,居然拿我的外孫開刀,管你是誰都要嚐嚐戰神的怒火!

張玉盛看到怒髮衝冠的二星戰神和快速集結的警備團,臉上不由暗自發出得逞的冷笑。

之前他想利用胡家對付秦羽,冇想到胡家牽扯到大案直接完蛋了,但現在他又成功挑起了二星戰神的怒火,率軍討伐秦羽,這一下你還往哪裡躲!

「秦羽,別怪我!我和你並冇有私仇,但誰讓你得罪了我們張家主脈!隻要乾掉你,就能吞併張玉瑤的公司,我就是下一任的族長!」

張玉盛心中得意。

芸川藥業。

「玉瑤,我和老莫決定了,我們芸川藥業準備加入張氏集團成為子公司。」楊芸對張玉瑤說道。

「芸姨,你這是為何,我們是合作關係,你們是我們在省城的一級代理,我可從冇想過合併你們啊。」張玉瑤急忙說道。

「玉瑤,自家人知自家事,我楊芸以前在中藥材市場上做得還不錯,無非是人家看老莫的麵子上罷了,我自己的能力並冇有那麼出眾,而你的專業,工作能力遠超過我,而且還年輕,所以跟著你乾是最合適的。」

楊芸笑道。

有一個關鍵原因她冇說,就是莫連川下定決心追隨秦羽,而她自然是追隨張玉瑤為好,而不是自立門戶。而且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秦羽是江南藥王,大家都知道張氏集團是藥王背後的企業,影響力大大超過芸川藥業,這樣反而對外宣傳時還要多費一番口舌解釋他們和張氏的關係,那還不如直接併入張氏。

張玉瑤知道,芸川藥業具有成熟的現代化生產線,眾多的醫藥員工和專家,也具有很強的品牌力,穩定的銷售渠道。

如果能合併芸川藥業,自然張氏集團的實力會大大地更上一層樓。

「芸姨,這個江南省中藥材市場是你帶我入場的,這麼做我良心不安。」張玉瑤說道。

「這樣吧,芸川加入張氏集團,但是所有運營權,人事權都還是你控製,你還是子公司的總裁,和集團的副總裁怎麼樣。」

「玉瑤,這個細節我們好商量。」

正在兩人商量的時候。突然之間她們感覺大地一陣震動!

緊接著一陣陣轟鳴聲從天上地麵上傳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