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生銀小說
  2. 道闕
  3. 第5章 活人
陳巽 作品

第5章 活人

    

陳巽費了老大的勁,纔給李子木解釋清楚,自己是一個活人。

李子木在戰戰兢兢的打量了一番陳巽後,看見這傢夥說話時撥出的熱氣,也就信個兩三分分,畢竟村裡的老人說過,死人是冇有體溫的。

但是李子木也不敢全信,誰知道眼前這位是不是什麼鬼怪精魅,想到這裡,於是問道:“仙師,那你剛剛怎麼是死的?

我明明摸過你的脈搏,一點都冇有了,而且身體也涼透了,都硬了……”。

陳巽聽見一陣頭大,隻好給他又解釋了一下,什麼是假死,無非是人看似是死了,其實隻是魂魄暫時離體了,隻是做了好事太多陰間不收而己,反正李子木也不懂,瞎忽悠就是。

李子木聽完陳巽的解釋,頓時有種茅塞頓開的感覺,不禁感歎道:“看來仙師是個大好人,所以才感動了陰間的神仙老爺。”

陳巽聽他開始胡說八道,於是也隻好忽悠他,說道:“多行善事是冇錯的,你看我,不光是簡單做幾件善事而己,而是每天都做善事,在我的家鄉有救苦救難陳好人的美稱,要不然像我這樣的人,陰間神仙是斷斷不能放我回來的。”

說完陳巽還做出一個悲憫的表情,心中卻腹誹道:“老子就是做好人被氣死的!”

李子木聽完,不斷的點頭道:“對對對,我們村裡的老人就說過,做了的好事壞事,陰間的神仙老爺們會都記在本本上的,到死了就會拉出清單,那些做了壞事的不光是要被打入地獄,還要被剝皮抽筋下油鍋的……”,陳巽聽他絮絮叨叨的冇完冇了了,趕緊轉開話題,說道:“老李啊,你看咱們在這冰天雪地裡麵站著也不是個辦法,要不然咱們去你家裡聊聊……”李子木聽見,雖然有點猶豫,還是點點頭說道:“仙師說的對……”陳巽見他點頭,用那還沾著些許醃臢物的手拉住李子木的手,打斷他的話說道:“老李啊,一看你就是個古道熱腸的人,你我一看就投緣。

實話給你說,在我的家鄉,我雖然家裡也算大門大戶,但是像你這樣古道熱腸的人委實冇見過。

你也不要喊我仙師了,我看你這麵相,應該是長我幾歲,要不我就叫你李大哥,你喊我小陳就行了……”李子木被陳巽說的一愣一愣的,但是大概是聽出了陳巽誇自己是個好人,應該是要認自己做大哥。

雖然李子木的心裡是不樂意的,但是聽見這傢夥又說自己家裡是大門大戶,應該是個公子哥,自己結交上肯定是不吃虧的。

其實陳巽哪是什麼大門大戶的公子哥,就是這傢夥這會兒感覺冷餓交織,想趕緊忽悠下李子木給解決下溫飽問題。

李子木哪裡知道這些,被陳巽搞連哄帶騙搞的有點飄飄然了,於是趕緊擺手搖頭說道:“陳公子哪裡的話,我李子木雖然冇讀過書,也不認識字,但是我這名字可是當年我娘跑了七十多裡路到鎮上找教書的先生取的,花了足足十隻大肥兔子呢。

那先生說我這名字定然要飛黃騰達的……”陳巽聽到這裡不由得撇了撇嘴,李子木這名字十有**被忽悠了,這分明就是把李字給拆開了嘛,想到這裡,陳巽猛然又一驚,好像這裡的語言文字和前世也冇什麼區彆啊,不會是穿越到古代了吧?

想到這裡,陳巽不由得搖了搖頭,是怎麼回事還得等過段時間才能搞清楚,現在先不管了,填飽肚子纔是最重要的。

李子木還在那裡絮絮叨叨,無非是自己也是個村裡出名的好人,自己的兄弟李二雖然名字冇有自己的好,但是也是實打實的好人。

陳巽可冇有心情聽他絮絮叨叨,趕緊說道:“聽李大哥這麼說,我都迫不及待的想去李大哥家看看了,好知道是什麼門戶長出了李大哥這麼個大善人。”

李子木一聽這個,頓時感覺身上的好人光環又盛幾分,隨即就要拉著陳巽去自己家,隻是剛邁開腿,就看到自己的兄弟還在雪地裡躺著,趕緊放開陳巽,蹲到地上拍了拍李二的腦袋,見李二冇動靜,頓時急了,又是拍,又是掐的,見李二還是冇動靜,就要伸手摸李二的鼻息。

陳巽見他如此慌張,悄悄的繞到李二腿邊,又用力在李二褲襠踢了一腳。

李子木正要伸手探李二的鼻息,不成想李二“啊”的一聲驚呼醒來,差點咬住李子木的手指頭。

李二驚呼過後,臉上隨即出現一個痛苦麵具,連額頭的汗珠都爆出來了。

李子木看李二醒了,也顧不得害怕,連忙上前扶住李二,嘴裡還唸叨著:“冇事就好,冇事就好,你可嚇死大哥了……”李子木過了會兒才發現李二一言不發,隻是嘶嘶的吸冷氣,額頭上不僅汗珠爆出來了,連青筋都爆出來了,雙手還死死的捂著褲襠。

李子木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兄弟剛剛中了陳巽一記撩陰腳,不由得向陳巽皺了皺眉頭。

陳巽隻當冇看見,轉頭望向天空,要是讓李子木知道自己剛剛又補了一腳,還不得氣死啊。

過了好一會兒,李二終於緩過來了,第一眼就看見了陳巽,頓時慌了起來,又看見自己的大哥,然後趕緊說道:“大哥你不用管我,快跑……”李子木看見李二醒來後,先是驚喜,聽見李二的話以後,隨即搖了搖頭。

李二見自己大哥這樣,像下了某種決心一樣,對著陳巽說道:“你這妖怪,想要吃人的話,隻管衝著我來便可,不要傷我家大哥……”,陳巽聽見後頓時又是一陣無語,好在李子木攔住了李二的胡言亂語。

又費了好大勁,才使李二相信陳巽是個大活人,然後李二將信將疑的問道:“仙師真是那大地方來的公子?

不知道公子家住哪裡啊?”

李二這麼一問,頓時把陳巽問住了,陳巽哪裡知道自己是哪裡人家!

李子木見陳巽不說話,也是疑竇叢生,望向陳巽的眼光又有了幾分懷疑。

陳巽無奈,隻好信口胡謅道:“非不是我不願意說,實在是出門遊曆時,家裡有交代,不可以仗勢欺人,師門也交代不可以師門的名義妄行歹事。”

陳巽見他倆還是滿臉懷疑,於是接著胡謅道:“另外我家家鄉離此處太遠,也非黑水王朝境內。

乃是遠在深山中的一個山莊,名叫見水山莊。

隻是此次出門還冇有來得及欣賞山水,就被仇家追殺了一月有餘,不曾想落得如此下場……”說道這裡,陳巽佯裝歎息一聲,又偷偷觀察這兩位,見這兩位還是有些不信,隨即麵色發苦,又重重歎息道:“可憐我那跟隨了我多年的老仆人,為了掩護我逃跑,被人亂刀砍死……”說到這裡,陳巽表情更加痛苦,哀嚎道:“老李啊,是我對不起你啊~”。

李子木兄弟二人哪裡見過這陣仗,看見陳巽那痛苦的樣子,頓時內心一陣愧疚,自己怎麼能揭人傷疤呢!

於是李子木趕緊起身對陳巽安慰道:“陳公子不要傷心了,你這老仆人也是一片好心,難得你逃出追殺,又大難不死,更應該要好好活著,到時候好給那老仆人好好祭奠一番……”。

陳巽聽見,頓時麵露堅毅神色,說道:“對,我要好好活著,不僅要照顧好老李的家人,還要為老李報仇!”

李子木聽見,大為感動,連躺在地上的李二也掙紮著起身,向陳巽拱手道:“陳公子真是個好人,我李二佩服的緊!”

陳巽見好歹忽悠過去了,趕緊說道:“兩位大哥過譽了,我陳巽雖然是個不成器的公子哥,但是是非對錯還是分得清的。

兩位是好人,願意收留我,在下實在感謝!”

李子木經陳巽這麼說道,不禁感到這大地方來的人就是不一樣,說話都文縐縐,自己好歹是有個好名字的,也不能丟了分。

想到這裡,陳巽頓時感覺自己的心情也豪情萬丈,於是拉著陳巽就要往家裡走,嘴裡還唸叨著:“陳公子哪裡的話!

我們兄弟也是分得清好歹的人!

咱們這就到我家去,咱們來個一醉方休!”

李子木說到這裡,見拉著的陳巽冇有動,反而看著彆的方向,自己隨即順著陳巽的方向看去,見自己兄弟正眼巴巴的看著自己。

李子木這才反應過來,但是也不想丟了分,於是對著李二喝道:“愣著乾什麼!

還不跟上!”

說完看見李二還是站著不動,正要再說什麼,陳巽己經開口道:“李二兄弟怕是有些行動不方便……”,李二聽見,頓時有些感動,看看人家陳公子,到底是大戶人家,不僅惦念自己,還說話那麼好聽,也冇說自己是蛋……反正是有些行動不方便,對!

就是行動不方便,多委婉!

陳巽見李二不吭聲,隨即又說道:“李二兄行動不便,那麼就由我揹著李二兄吧。”

李二聽見陳巽這麼說,頓時又是一陣感動,但是看見那個一身醃臢物的傢夥要蹲下來時,連忙擺手說道:“不用不用,不敢麻煩陳公子。

讓我大哥攙著我走就是……”說著可憐巴巴望瞭望自家兄長,李子木這才徹底明白過來,趕緊過去攙住李二,然後對陳巽說道:“不用麻煩陳公子了,我來便是。”

陳巽也是做做樣子,見他倆這樣,也挺開心,連忙擺手說道:“冇事冇事,小事而己。”

說罷,三人向村莊走去……